当前位置:体彩大乐透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特种保安

第2184章 告别

    “副……副总裁?”小保安伸出去的手顿时如同被冰冻一般僵在了原地,体彩大乐透:那一瞬间他只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要彻底被颠覆到了彻底崩坏的地步。这个又土又丑,拿着的手机都是别人用烂了的地摊货的小流氓,竟然是副总裁?

    江成苦笑着道:“真是麻烦你了,我该早点打个电话过来通知的。”

    “哪有的事情啊。”妹子有些惶恐地道:“这是我的工作失误,米董已经在上面等着您了。”

    江成笑了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个妹子顿时眼睛一亮,自己只是从上面看到这个男人有点面熟才下来确认的,没想到竟然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副总裁!这下副总裁都问自己的名字了,她都可以想到自己以后在集团里必然是顺风顺水一路飘红的节奏了,立刻受宠若惊地道:“我叫秦玥,是魔都大学的应届毕业生,现在是米董的实习秘书。”

    江成暗自赞叹了一声,这米诺挑人的眼光可不是一般的苛刻,以一个应届毕业生的身份就能当上她的秘书,可见这个女孩子确实是蛮有本事的。

    做了个请的手势让江成先上去,秦玥才扭过头来狠狠地对着小保安训斥道:“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现在已经到了社会,不是当初在学校的时候了,做人做事一定不要以貌取人,幸好江副总没和你计较,不然你就滚回老家去种地吧,以后要是还是这样不长眼色,我永远也不会给你机会的。”说完愤愤地转身离开。

    小保安的表情顿时变得无比的苦涩,他哪里知道这个小流氓竟然是来扮猪吃老虎的,当下也是很伤心地继续回到岗位上。

    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江成再次犹豫了一下,这个时候公司走廊里的员工都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江成略一观察,果然坐办公室的这些白领都是长相甜美或干练的美女,当即也是苦笑了一下,要是知道今天这么大阵仗,自己再怎么说也不会穿的这么寒酸过来的,主要还是自己实在是太纠结了。

    纠结了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江成知道不管怎么说,这一关自己是必须要过去的,当即硬着头皮敲了敲门。米诺清冷而疲倦的声音传来:“进来。”

    江成按动了一下门把手把门推开走了进去。看着坐在办公桌后面舒适的真皮办公椅上,脸上却没有丝毫笑容的米诺,江成突然觉得心里某个地方猛然一痛,本来已经准备好的那些话也被生生噎在了喉咙里,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句充满复杂意味的“我回来了。”

    米诺浑身猛地一颤,惊讶地站起身来,看着江成的目光突然变得迷离了起来,大颗大颗晶莹的泪珠从她清减的脸庞上滚落下来。

    “对不起。”江成径直走过去,把这个自己一生中,确实是最爱,最不能放弃的女人轻轻拥入怀中,柔声道。

    米诺仍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感受着江成坚实胸膛上不断传来的温暖,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泪眼迷蒙地抬起头,突然踮起脚尖吻住了江成的嘴唇。

    两个人就这样吻得天昏地暗,当然我们的江成同志还是保持了基本的清醒,抬起后脚把办公室的门一脚踢上。

    “我们去吃晚饭吧。”差不多到了晚上七点,江成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走到单手扶额,脸上却带着小女人幸福笑意的米诺身边,轻轻地帮她揉捏着肩膀。

    米诺享受地长舒了一口气,语气里带上了几分撒娇与恳求的意味:“还差着这份文件呢,让我看完。”

    江成撇了撇嘴道:“还看什么文件啊,走了吧,工作可以明天再处理。”

    “要是按你这么说,那明天的工作怎么办,难道推到后天去嘛?”米诺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嗔怪地道。

    “嘿嘿,不然我就说你现在真的是越来越聪明了。”江成哈哈一笑,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文件上的字,顿时瞳孔就缩成了最危险的针芒状,因为那份文件上的两个字,彻底刺痛了他的双眼:“帕拉德集团!”

    “你们要和帕拉德家族开展合作?”江成的语气陡然间阴沉了下来。

    听得有些不太对劲的米诺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有些奇怪地道:“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你知不知道,这个帕拉德家族是什么背景?”江成这个时候也没了心情,径直回到沙发边坐下,点燃了一支烟。

    “说了多少次不要在我办公室里抽烟,就这还是一点也不听,只管我行我素。”米诺无奈地道,而后看到江成的脸色仍然阴沉着,疑惑地道:“帕拉德家族是欧洲的一个新兴家族势力,但是他们在商业方面表现出来的巨大影响力,让任何人都不能忽视。”

    “你和他们开展的是什么方面的合作。”江成继续语气冰冷地问道。

    “我说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了一点。”这个时候不明所以的米诺也有些不开心了,她的语气也变得清冷了一些,一双美眸里也出现了压制不住的怒火:“你自己当甩手掌柜,现在又要回来干涉我的行为,你以为这个公司是什么?是你私人的玩具吗?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我这是为你好。”江成语气淡漠地道:“不要总是用商人的眼光来衡量问题,很多事情其实你是不知道的。”

    “你为我好?”仿佛也被戳中了什么地方一般,米诺冷笑着道:“这么长时间了,你有没有回过一次家,打过一次电话,问候过一次我和我们的爸妈?你真的以为你在外面都做了什么,我不知道嘛?”

    “我做的这些,也都是为你好。”江成脸上的表情仍然没有任何波动,但是从他微微颤抖的双手就可以看的出来,这个男人的内心其实是在哭泣的。

    “那可真是辛苦你了。”米诺冷嘲热讽地道:“我之前还以为你是个很有正义感的人,现在竟然当上了黑社会,你还记得你以前当兵的时候许下的诺言吗?你就这样背叛了?”

    米诺的话还没说完,江成已经一个箭步冲了过来,双目也变成了渗人的血红色,看起来像极了几欲择人而噬的饿狼,他盯着米诺的眸子,一开始米诺还能毫不畏惧地和他对视,但是慢慢地,她就感觉到仿佛是尖锐而被火烧的通红的钢针刺入了眼睛,这种无比难受的感觉让她禁不住泪流不止。

    江成的表情在这个时候都扭曲了起来,但是任谁也能看的出来,他眸子里那种代表理智即将放弃防守和控制的血红色光芒已经缓缓退散。

    良久,他才用嘶哑的声音机械呆板地念道:“我宣誓:我自愿加入华夏陆军特种部队。作为一名光荣的特种队员,我将严格要求自己。严守纪律、服从命令、勇敢顽强、敢于战斗,不抛弃、不放弃,以保家卫国为已任。”

    “可是你现在看看,你都在做些什么?你在和社会底层的渣滓,废物和根本就见不得光的垃圾为伍,你有什么资格说那些话?”米诺静静地看着江成,语气里的冰冷稍微减轻了一些:“你知道吗,我现在是真的看不起你。”

    “我也不奢望你能看得起我。”江成这个时候的脸色平静得如同激不起一丝涟漪的万载寒潭一般,而他说出来的话也让米诺彻底呆住了。

    “我们离婚吧,我什么都不要,净身出户。”江成缓缓地道,而后径直转身离开。看着被重重关上的办公室门,米诺才仿佛被抽干了浑身的力气一般瘫软在了沙发上。

    江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街边的。看着已经亮起万家灯火,开始展现夜晚时刻自身独有魅力的城市,江成再一次陷入了深深的迷茫。

    他不知道说出来那句话的时候,他到底都在想些什么,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对这句话感到后悔或者是任何的快感。

    他还是像很久很久以前一样,站在天桥上静静地凝望着远方的万家灯火。自己这算是对过去和曾经的人生说了一声再见或者是再也不见吗。

    过了很长时间,身后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怎么了江老大,一个人在这里黯然神伤什么呢。”

    江成并没有什么反应,因为来的人是陈依婷。

    “我和过去道了个别,现在也算是孤家寡人了。”江成苦笑了一声,而后眼神有些飘渺地道:“但是我为什么什么感觉都没有呢。”

    “为什么你要感觉到什么东西呢。”陈依婷走到他的身边淡淡地道:“曾经我也以为,很多东西一旦承诺了,就可以坚守下去,可是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其实一切的一切都是会变的,我们之所没办法坚守过去的承诺,不是因为我们变了,而是因为不履行这个承诺对我们来说更好罢了。”

    “也许你是对的吧。”江成长叹了一口气道。两个人还是没有直接回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