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体彩大乐透 > 都市小说 > 都市修仙奇才

第922章 事儿太小

    梁晓萍拉着张强回到卧室,把窗帘拉上,小心翼翼的从衣柜里拿出个皮包,从皮包里拿出一个皮夹子,又打开皮夹,从里面小心翼翼的抽出一张支票,递给张强。

    张强扫了一眼,瞳孔猛然收缩,惊呼道:“一百……万?”

    “你小点声!”梁晓萍急忙捂住他的嘴,压低声音说道,“这钱,是楚凡给的,你看这钱,到底该不该拿?”

    张强沉吟了半晌,叹息道:“我这条命都是楚凡给的,还差这一百万吗?收着吧,明天我们就去看房子,我抽空去趟单位,争取尽快回到工作岗位上。”

    “嗯!”

    梁晓萍把支票重新收好,放回柜子里,犹豫了一下,说道:“开车撞你的人找到了。”

    “我知道,是杨明亮。”

    张强说道:“我也是刚刚才想起来,撞我的时候,我看见他了,可后来,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听楚凡说,张强因为犯事,已经被警察抓了,而且,他犯的案子比较大,估计是要枪毙了。”梁晓萍低下头,幽幽说道,“他是在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的情况下,用什么证据做筹码,让楚凡给我送一百根金条,说是要补偿你,被楚凡拒绝,然后他个人送了我们一百万。”

    张强点点头:“楚凡做的对,杨明亮的钱不干净,我们不能要。但这钱是楚凡给的,我们就拿着吧,反正看他的样子,也不差这一百万。没准,以后他就是咱们外甥女婿呢。嘿嘿!”

    两口子两年没说话了,在送走楚凡他们,稍微把家收拾一下之后,就迫不及待的躺下睡觉了。人都说小别胜新婚,可他们俩虽然天天见面,却等于是分别了两年之久,都老夫老妻了,哪还有那么多花前月下?

    可在出了一身热汗之后,俩人却谁都没有睡意,相拥着说悄悄话,仿佛有说不完的话要说。在休息了一阵之后,张强忍不住又要了一次,这次坚持的时间长了些,俩人累得精疲力尽,终于满足的相拥而眠。

    第二天上午,楚凡答应要给卞奎买电动车的,干脆开车带着卞奎再次来到县城,找了家电动车*店,选了辆最好的三轮电动车,并附带一块备用电瓶。

    卞奎试了试,开着很顺手,因为小巧、灵便,速度也不是很快,正适合他这个年龄段的人开。尤其是小渔村距离县城一共才二十里路,开电动车也用不了多久。

    就在楚凡准备和卞奎去趟菜市场,买点牛肉回去包饺子的时候,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楚凡随手接听道:“喂,我是楚凡,你是哪位?”

    “楚凡,我是张强,你……你有时间吗?”张强的声音在电话里传来。

    楚凡赶忙把车子熄火,问道:“我现在就有时间,出什么事儿了?”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想问问你,和县政府的人熟吗?”

    “呃……不太熟,是不是工作上的事儿,遇到什么问题了?”

    一通电话打完,楚凡终于搞清楚了,原来,张强生病期间,他的行政编制是保留了下来,可职务却被人顶了。没办法,政府部门的编织都是有数的,多一个不行,少一个自然也不行。张强成了植物人,能不能醒过来还不一定呢,还能给他留着职位?

    今早,他兴致勃勃的去了地税局,见人就发烟、发糖,然后来到局长办公室,申请回到岗位工作,却被告知,现在地税局的职工名额已满,他要是想回来,就得耐心的等下去,什么时候有了空缺,他再顶上。

    对此,张强也是毫无办法,谁让他一睡就睡了两年呢?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可张强却并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在离开地税局之后,他马上又去了县政府,找到代理县长,把自己的情况反应上去,希望组织酌情考虑。去什么单位都行,他都有信心干好本职工作。

    可惜,代理县长根本就懒得搭理他,还是那句话,让他回家等消息,一旦有合适的位置,会安排他上岗工作的。

    对于这些托词,张强心里清楚的很,无非是他没送礼,又或者是准备安排谁家的亲戚进来。这种事,是业内大家公认的潜规则,避免不了。

    要说钱,他现在有楚凡给的一百万,随便拿出点了,估计很快就能当上副科。可他却并不想靠钱铺路,这种事一旦开了头,就很难再克制住。

    一百万看上去很多,可行政级别越高,需要花的钱也越多,到时候没有钱了,还能腆着脸找楚凡要钱送礼?要是一时忍不住贪念,下半生可就全毁了。

    想了许久,他终于拿起电话,给楚凡打了过来。他可以不送礼,但如果楚凡有这方面的关系,帮忙说句话,应该不算什么吧?

    “就这事儿啊?”楚凡笑道,“行,我知道了,你先回家等消息吧,我打个电话问问。”

    挂断电话,楚凡反倒不知道该给谁打电话了,不是事儿太大,而是太小了。如果张强是正科级,体彩大乐透:楚凡一句话能让他直接当地税局局长,他要是正处级,楚凡能让他当通海县县长。

    可他只是个普通的科员,而楚凡认识的都是大人物,找他们帮忙,也太小题大做了。

    正想着呢,忽然一个电话打进来,楚凡一看来电显示,顿时乐了,怎么把他给忘了:“哈哈哈,张山老哥,别来无恙啊!”

    “兄弟,你可真行啊。”张山的心情不错,开心的大笑道,“老哥欠你一个大人情,什么时候来临海市,我得好好请你喝一顿。”

    “听你这意思,官复原职了?”

    “何止是官复原职,还往前迈了一步呢。”张山得意的笑道,“我现在,是临海市的市委书记了。哈哈,这可都是拜兄弟你所赐啊。”

    楚凡笑道:“说起来,该感谢的人是我,要不是你提供的消息,我怎么可能在采石场挖出这么一个大案子来?”

    “行了,咱哥俩就别谢来谢去了,我就是告诉你一声,以后有什么需要老哥的地方,尽管开口。”

    “嘿嘿,还真有个小事儿,老哥你无论如何得帮我个忙。”

    张山一愣,马上凝重的问道:“说说看,就算我办不到,也会尽全力帮你。”

    “这事儿对你而言,实在是没啥难度。”楚凡都不好意思了,说道,“就是卞轻舞的小姨夫,原本是通海县地税局的一个小科员,因为生病休息了两年,现在病愈,却没人要了。你看,帮忙给安排个工作,什么单位都行,不挑食。”

    张山松了口气,没好气的笑道:“就这么点事儿?”

    “对,就这么点事儿。”

    “他叫什么名字?”

    “张强,两年前被车撞了,植物人,睡了两年。”

    “行了,我知道了,你啥时候来临海市,别忘了给我打电话,我事儿太多,就不跟你扯淡了。”

    楚凡打完电话,卞奎已经把肉买完了,并绞成肉馅,另一只手上提了一只白条鸡,扔到电动三轮车的车厢里,招呼楚凡回家。

    楚凡车快,先一步回到卞家,刚在院门口把车子停下,张强的电话就打了进来:“楚凡,真是太谢谢你了,你在哪儿呢,我请你吃个饭吧?”

    “都是自家人,这么客气干什么?你要是没事儿的话,就带着小姨来小渔村吧,我们中午包牛肉大蒸饺,错过了是你们没口福。”

    “好,我马上到。”

    梁晓翠已经和好了面,并从菜园里摘了些鲜嫩的香菜、茼蒿,拌到肉馅里,红的是肉,绿的是菜,看上去就有食欲。

    就在几人摩拳擦掌准备包饺子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在门外停下,换了一身崭新衣服的张强和梁晓萍两人,拎着大包小包从车上下来,大步走进院子。

    “姐夫,你家房子好气派呀。”张强笑着对迎出来的卞奎说道。

    卞奎笑道:“这都是借了楚凡的光,没有他,我可盖不起这么大的房子。”

    进了屋,楚凡放下擀面杖,笑道:“工作问题解决了?”

    “解决了!”张强激动的说道,“代理县长亲自给我打的电话,让我明天去县政府报道,给县长当秘书,并兼任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县长还说了,等我干出点成绩,就让我到基层去好好锻炼一番,还拉着我的手,非要请我吃饭。”

    梁晓萍在一旁揶揄道:“现在,他腰杆可硬了,连县长的邀请都敢推,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不等张强开口,楚凡笑着一摆手:“没事,别说是县长了,你们临海市的市委书记张山,还要请我去喝酒呢……”

    话没说完,楚凡的电话响了,唐菲菲把电话递给他,说道:“好像是二舅打来的。”

    “二舅,你终于舍得给我打电话了?我还以为你把我这个外甥给忘了呢。”楚凡笑着说道。不知道电话里说了什么,楚凡突然吃惊道,“你说什么?你要来东山省,还要当省委书记?二舅,恭喜你了!”
Back to Top